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法治纵横网|天下纵览法治纵横|一网打尽救济苍生 > 投诉举报 > 舆论监督 >

羊毛皮革行业“被披着羊皮的狼”吞噬

来源:法治纵横 编辑:江宁 时间:2021-11-17
导读: -----河南省焦作孟州市羊毛皮革产业凋敝调查 江 宁 双十一前夕,记者走访了焦作孟州市的羊毛皮革行业,除了劫后余生的几家企业还在苟延残喘外,焦作孟州这个曾经闻名全国的羊毛皮革集散地,聚集孟州130多家的羊毛皮革企业的唯一的回民村桑坡村却是满目疮痍,
-----河南省焦作孟州市羊毛皮革产业凋敝调查
江 宁
“双十一”前夕,记者走访了焦作孟州市的羊毛皮革行业,除了劫后余生的几家企业还在苟延残喘外,焦作孟州这个曾经闻名全国的羊毛皮革集散地,聚集孟州130多家的羊毛皮革企业的唯一的回民村桑坡村却是满目疮痍,四期废弃的污水处理厂,蒿草丛生,污水处理设备锈迹斑斑。原本生机勃勃的桑坡村羊毛皮革市场已经变成了萧条的各种小门面、小市场。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曾经名震全国,国外80%以上的进口羊皮加工基地在近10年间迅速衰落呢?如今的桑坡村俨然成了网红打卡地,仿佛向人们讲述着桑坡村曾经的辉煌。但是,一位见证了焦作孟州市羊毛皮革行业兴衰的见证人含泪告诉记者:当时的孟州羊毛皮革市场是何等的壮观,3万多职工,130多家企业。2010年基于环保考虑,与江苏的某家企业以 Bot的模式签订了第4期污水处理改扩建项目。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家“披着羊皮的狼”的企业,不仅要薅光羊毛皮革企业的毛,甚至还要把这些羊毛皮革企业的骨髓砸出来,熬出一道正宗的“河南羊肉汤”喝。那么这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呢?他们为什么能实现薅光羊毛皮革企业“毛”的目的呢?
协议设“计”
2009年焦作孟州市羊毛制品行业进入一个高光的时代,国内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羊毛毛皮85%都被孟州市的羊毛皮革企业吃光,羊毛皮革95%返销到国外。随着产能的不断扩大,原有的两期污水处理厂,已经不堪重负,要进行第三期污水处理工程。于是孟州市委、市政府要求对桑坡村羊皮企业的污水处理厂进行扩建。也就在此时,江苏凌志环保公司出现了。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个公司并没有在桑坡村该次的环保设备采购厂家中,然而也不知道他们通过什么手段,取得了孟州市委、市政府的信任和支持,承揽了这项工程。随后,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2009年5月21日,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报道了孟州市南庄镇桑坡村羊毛皮革企业,排放的污水不达标,污染环境的报道。为了彻底根治环境污染问题,2010年3月11日桑坡村受孟州市人民政府和南庄镇政府操纵指使与江苏凌志环保公司签订了特许经营权协议。然而令桑坡村所有羊毛制品企业诧异的是,第四期的污水处理厂改扩建明明是为羊毛皮革生产企业处理生产污水而做的工程,而在协议中的条款中却被“格式化”为生活污水。就凭此条款,在日后的纠纷中江苏凌志环保公司占尽了上风,打赢了所有的官司。接触到这起纠纷的法律人士纷纷表示:江苏凌志环保公司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薅羊毛的一切准备,设计了一个很大的陷阱。而力主当时既没有工程资质,又没有运营资质的江苏凌志环保公司取得特许经营权的原孟州市主要领导和南庄镇的主要负责人都已身陷囹圄,而江苏凌志环保公司为这些享受牢狱之灾的领导们,增加了多少注脚?外人不得而知。
注水投资
江苏凌志环保公司与孟州市桑坡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桑坡村污水处理厂项目特许权协议》(Bot协议),按照工程总概算表,应投入改造资金6645.34万元。按理说,污水处理厂改造完成,所有的羊毛制品企业应该开足马力,加大生产才对。然而由于排放的污水严重超标,环保部门经常下达处罚整改通知书,孟州桑坡村的皮毛生产企业才发现,江苏凌志环保有限公司根本没有按照工程总概算表进行投资和施工,私自减少了多达十几项的设备投入,总资金达到了2868.14万元。而在6000多万的投资标的中,实际投资仅达2000余万元。这样,它给桑坡村的130多家企业,带来的是无尽的罚款通知、整改通知、停产通知。
一案二审
2010年3月凌海公司进驻桑坡村之日起,孟州市委、市委政府的就对该公司负责运营的污水厂高度重视(因为污水排放不达标影响生产经营是小事,更重要的是直接影响到包括郑州在内的下游饮水问题),孟州市环保局在日常检查中,数次发现污水排放不达标,数次责令企业立即停产,待整改达标后,方可复工生产。当问题出现后,江苏凌志环保有限公司并不是从自身寻找问题,而是与桑方坡村村委会发生了激烈矛盾。江苏凌志环保有限公司先后在2012年、2015年两次向上海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上海仲裁委员会最后仲裁孟州市南庄镇桑坡村村民委员会向江苏凌志环保有限公司支付拖欠污水处理费人民币2000余万元,同时支付提前终止孟州皮毛废水处理厂项目特许经营权协议的补偿款人民币2800万元。也就是正在落实上海仲裁委员会的仲裁结果的过程中,江苏凌志环保有限公司却“别出心裁”,以一份来历不明的《委托书》,又将桑坡村24家企业,告上了焦作法院,要求承担民事连带担保责任。更让人们诧异的是,焦作法院不但承办了这起案件,甚至要求24家企业将上海仲裁委的仲裁费用一并承担下来。按照一案不二审的原则,焦作法院明显的是葫芦僧判葫芦案。事实上,在受理这起案件时,焦作法院内部就产生了极大的分歧,出现了两种明显的不同声音。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法院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样断案呢?
儿戏法律
据知情人透露,三级法院在《保证合同纠纷》一案中没有一级法院能坚守住法律底线,而是避实就虚、曲解原意、无视法律,公然玩弄司法技巧,以一份来历不明、真实性存疑、意思表示不真实、本身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而无效的《委托书》,“孤证”定案!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无论上海仲裁委的仲裁程序,还是三级法院审理过程中,桑坡村委会及其相关人员、各个企业均明确表示,从来没有向江苏凌志环保有限公司出具过《委托书》。只承认在孟州市计划在桑坡村“中国皮毛之都”建设污水处理厂时,为表示企业愿意在污水处理厂建成后接受服务,应桑坡村委会要求在空白纸上盖过章,但没有任何委托或担保的内容。且该纸张仅提供给了桑坡村委会,桑坡村委会及相关人员明确表示没有给过江苏凌志环保有限公司。然而,三级法院庭审时,均不履行法定职责,对所谓《委托书》的来源、形成时间、制作人、交付人、接收人等基本事实不予查明;没有对《委托书》提出过任何质疑,依法认可凌海公司自创格式的担保合同,即所谓的委托书是有效的;没有按照《九民纪要》让凌海公司出具《委托书》的合法性支撑文件(130余家企业股东会出具委托签字的会议纪要),仅以“未缴纳鉴定费”为由,回避法定职责。
像拍案惊奇,更像是谍中谍。江苏凌志环保有限公司靠孟州市的主要领导以非合格供应商的身份拿到了桑坡村污水处理厂项目特许经营权。2010年开始签约时,先是以李代桃僵的办法,在协议中设下陷阱,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又以瞒天过海的办法减少设备投入,在污水不能达标,污水处理厂弃用,整个桑坡村130多家羊毛皮革企业停产倒闭的状态下,靠着经营法院使得在各个官司中都获得了胜利。一纸判决,彻底将130余家企业拖入深渊。涉案企业都是小微劳动密集型企业,目前90%都已停业、歇业、破产,剩下的也是在勉强苦苦支撑,几万村民从就业变失业,从脱贫变返贫!
责任编辑:江宁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Copyright ©法治纵横网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127585123 技术支持法治纵横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