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法治纵横网|天下纵览法治纵横|一网打尽救济苍生 > 法治纵横 > 法治舆情 >

山西定襄一农民:我要举报晋昌镇书记赵树恒和镇长霍培新

来源:韩孝平 编辑:百姓 时间:2021-10-21
导读: 举报忻州定襄县晋昌镇书记赵树恒脏话连篇,镇长霍培新抹黑政府,同时威逼利诱我的土地! 我叫韩孝平 定襄县晋昌镇南关村人。牧马河二期工程征地 修路,要占用我的 3.64 亩口粮田,政府征地修路本来就是利民 的好事情!因为前俩次征地修路和拆迁政府部门的个别

       举报忻州定襄县晋昌镇书记赵树恒脏话连篇,镇长霍培新抹黑政府,同时威逼利诱我的土地!

       我叫韩孝平 定襄县晋昌镇南关村人。牧马河二期工程征地 修路,要占用我的 3.64 亩口粮田,政府征地修路本来就是利民 的好事情!因为前俩次征地修路和拆迁政府部门的个别领导欺骗 过我。所以一直没有答应这次又让骗了。

     举报人:韩孝平,男汉族,1974年2月5日生,定襄县晋昌镇南关村村民,住本村。电话13513502922

​    被举报人:赵树恒  定襄县晋昌镇党委书记

​    被举报人:霍培新  定襄县晋昌镇镇长

​     举报请求:

​      追究两被举报人败坏党和政府形象,使政府失信于民的政治责任。

​      事实与理由:

    ​  2020年8 月27日,定襄县人民政府发布“征收土地方案”公告【定证公2020年5号】。决定征收包括举报人3.64亩在内的晋昌镇南关村土地2.089公顷,两位被举报人为政府确定的征收补偿具体实施者。因举报人夫妇无儿无女且身体患有严重疾病及案涉土地为自己生活唯一来源等原因,所以举报人对本次征地的安置补偿方案提出了不同意见。为了获的举报人签字同意的书面证明,两位举报人根据原《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对补偿标准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用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的规定,在2021年4月4日责令其下属南关村委与举报人签订《土地承包经营权置换协议书》,置换同等面积耕地已丈量的同时,另行付举报人购置宅基地款15万元,建房款10万元,青苗补偿2.5万元,迁坟款0.8万元共28.3万元,此款在举报人签字后通过银行卡收取。)2021年4月6日,定襄县自然资源局授权发布定襄县人民政府土地征收现状调查结果公布,公告中已无举报人土地记载,之后举报人在置换的土地上春耕时发现,置换的竟然是他人的土地、举报人要说法时,被举报人赵树恒以中共晋昌镇委员会信访委员会名义出具答复意见书,称;举报人置换土地后又反悔,要求货币补偿;政府已将28.3万元付给举报人且其已签字领取,土地置换协议无效。无奈,举报人回到原承包地上耕种。2021年6月3日,定襄县自然资源局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2021年6月23,定襄县人民法院作出 2021晋0921行申15号行政裁定书,在认定举报人已领取补偿款且签订《土地承包经营权置换协议书》情况下,裁定准予强制执行。不日,举报人承包地被强制执行,开始了不歇不住的信访征程。

     举报人认为;无论从情理还是法律上说,举报人都有对征收补偿提出异议的权利。政府可以让步也可以不让步而固守确定的补偿标准。两位被举报人作为代表政府从事征收补偿具体工作的公职人员,不应该采取画饼充饥等方式欺骗被征迁人的签字,之后更不应该指鹿为马,以部分履行代替全面履行,怂恿领导人对举报人采取强制措施退出土地,进而毁损举报人名誉。被举报人作为乡镇领导干部,本应在全党全国致力建立信用体系的热潮中起到良好的表率作用,但其失信于民,毁损政府公信力的行为已严重违反了党的纪律和法律的规定,应该受到追究。

                                举报人;韩孝平      2021年9月5日

     以上录音:第一段是赵树恒书记喝酒了骂人的录音;第二段是赵树恒欺下瞒上的录音!;第三段是霍镇长是抹黑政府的录音!

一、以下内容是赵书记诱骗我置换土地录音内容(2021年4月2日)(录音备存):

赵树恒书记问韩晨军:今年没有出去动单搁(工作)?

韩晨军:没有

韩孝平:我又不抽烟,我不会抽烟。

赵树恒:今这天气才凉呢,钱老就温怪(那样)哇,就那个数字了,已经说下个这了,我给牙(向上头)汇报哇,

这个钱了们(我)咱想办法,但是说不管咋一次性给你拿过(这个钱就是指打到卡上的28.3万元包括另行付给举报人购置宅基地15万元、建房款10万元、青苗补偿费2.5万元迁坟款0.8万元。

韩孝平:哎,行了!

赵树恒:这咱你要先看地了,等等小三就来了,他们开的个会一下就来了,他们准备清明防火了,下了点雨应该问题不大。(看地就是指置换的土地)。

韩孝平:噢,就是。

赵树恒:地他们到调达好了这个面积了,我叫你过去认一认。

韩孝平:噢,咱可是书记咱未这(先前)就说了。

赵树恒:知道知道,咱就是挨的了挨的个大路寻找下了,这都是实实在在的办了,因为伙计(我)知道你也清楚个这,有这个坟他就谁也不敢动咱的,所以说咱也差不多就行了,对外了伙计说给你,谁说也就是们(我)自己寻的买下块地皮(基)。

韩孝平:外这能了,他们再说了,就说是换了地了,给了些地补,这也是明面上的事情,他们这我就能说下个,不过不说也行。

赵树恒:不用和他们解释,谁也不用和他们谁解释,这个咱就没有领钱。

韩孝平:噢,外也行。

赵树恒:们(我)自己寻下钱买下个地皮

韩孝平:暂时又不会动

赵树恒:操什么心的人也有呢

赵瑞云:就是有人操心了

韩孝平:赵书记咱过些时候把这个事情咱迁了坟慢慢地,咱不是想买也一下买不下,买下咱也不过户。

赵瑞云:夜来(昨天)咱问了一下,25万咱打手了,外能买起。

赵树恒:我说给你卖多少钱的也有了,但是侯广伟他们盖下西边,们(我)倒也说好了,因为我一开始第一次到你家,你说过这个事情要了你就抬上套外房,后来说广伟了,就是虎虎这些地钱,剩下了们(我)想办法,估住他了,外咋就咋哇,后来你又不愿意了,不愿意了咱就寻地皮,小三他不想当这个名誉,说到最后虎虎别撬住抬了个地方,但现在比如说待阳村那种情况就没有,你不可能咱就一便抬下三四块地皮。

侯小三(代理村长):呀来了

赵树恒(今天天冷,刚看见你开会们

侯小三:着急的告诉了两句防火就走了。

赵树恒:虎虎说钱了礼拜一个咱再和他说,因为过了今,明后天就不对公了,但是地了就是咱寻下的这块地,你过去看看。

赵瑞云:过云量一量,从哪至哪,种种地还得垄堰。

侯小三:外它到你看看地,过了年种地动也不愁给你量够。

韩孝平:还要过了年了,咱今年就种了。

赵瑞云:抬停担了(弄好了)咱们就让人犁地呀,不了不会耕种。

赵树恒:湿的不行,水灌的。

侯小三:误不了,有个量动了叫海林(村委)过去,量够亩数。

韩孝平:不是三哥,这个这量下,还的写到外什上头了(协议上)

侯小三(代村长):就是说你哪怕现在和赵书记这写下,到时候种地给你量。

赵瑞云:我还怕不够了,哪至哪我的知道了

侯小三:那够了

赵树恒:这媳妇了可精了

赵瑞云:量了我就心安了

侯小三:呀够了,不是说产你这些不够

赵树恒:这不是虎虎,基本上草拟下个这

韩孝平:叫们(我)老婆看看,我小学也没上下,五年级也没上下来。

赵树恒:但是虎虎咱说的很透彻,就因为咱地里这个坟,谁也不能轻易动咱这个坟,什是个什,严我正经的,你们板住炕沿这达,但是你说差不多就行了,过于框里分外也不行。

韩孝平:知道知道

赵树恒:但是咱商量的,对外了虎虎自己寻的钱买下个地皮,地了你们不征给,换了。

韩孝平:对,行了。

赵树恒:这个换了,我说给你这不是还有些人家你也知道。

侯小三:咱就知道个这,有人告诉起来了。

赵树恒:就是个这情况。

侯小三:具体了你外咱就行了。

赵树恒:因为这个办法以后还有些们就不愿意征给的就换们愿意卖的卖。

侯小三:又山也给后面起了个好带头,后头还有征地的,你征给了征给,不征给了换了,开始就有了这个换的概念了。

赵树恒:三哥,城内那韩小狗、任小狗他们五户,酒精厂扔了它二十年,后来伙计(我)和他一说。

侯小三:对对对,酒精厂的。

赵树恒:我说但是不会给你确定东至哪,西至哪,但是你这6分地就是一片的,多会征地了连你前头后头的给你一遍给你算,初初是两户同意,后来五户同意。

赵树恒:虎虎从们来说公公道道的就能把事情给你解决了,你占些便宜他也理解。

韩孝平:后半辈子了们也有个依靠。

赵树恒:问题是你俩口子还有这个情况,还有这个身体,看这个情况和这个身体们也理解你,你也反过来理解们(我们)就对了。

韩孝平:我这不是一直你看

赵树恒:清明节这个时间迁坟,你除过这个时间还能。

韩孝平:那乔旺全说来5号

侯小三:前三后四都能。

赵瑞云:签协议之前,就是签这个协议,签了协议量了地,我才迁坟了,咱不是什也商量妥当了,签之前我必须量了地,见了地哪至哪。

韩孝平:写到纸上,他就是个外意思。

赵瑞云:写到纸上也不行,我肯定的量了,他不能说等种动了再给我量。

赵树恒:已经给你寻下了媳妇的,这又不是哄你们,地也给你腾当开了。

赵瑞云:知道,外也我是个女人,见了地至哪至,那我就放心了,本身女人讲话头发长见识短。

赵树恒:哈哈,你可精了。

侯小三:路外头已经征了的,你 说这个多少亩数。

赵树恒:3亩多。

韩孝平:3亩6分8

赵树恒:3亩6分8

王海林(村委):那个是2亩6,那边1亩,3亩多了,够你的了。

赵瑞云:够了,到时候去量,咱们相跟上看,哪至哪?知道哇,不要到时候打麻烦。

赵树恒:咱闹不下麻烦。

赵瑞云:不了到时候你说又不够了,你讲话,该咱们又咋了抬了,对哇,什也咱们合适适的,和和美美的解决到前头。

赵树恒:你放心媳妇的,如果不够,挨的邻家的再和人家协议,挨下花钱买人家地也行。

赵瑞云:这就不们说咱就早些量,不够咱再协议。

赵树恒:既然答应下咱肯定当回事了,你放心就行了。

韩孝平:赵书记咋个也是咱的父母官了。

赵树恒:这个这,这个一个事,你媳妇强调这个地了,三哥和海林哥3亩多地基本上已经腾倒出来了,现在就说你迁的这个坟,你侄儿也在了,过去三三他们那个坟你看来没?

韩孝平:没有没有。

侯小三:你是抬(用)他那个了,还是重闹了?

韩孝平:也不用重闹了,我是想把我老子(父亲)那埋了。

侯小三:你老子(父亲)那你就的重闹了哇?

韩孝平:噢,重闹了。

赵树恒:不铉葬吧?

韩孝平:不啦不啦,到时候把那整一整,给们(我)老子(父亲)立个碑就行了。

侯小三:外了咱就把这个坟钱给了。

赵树恒:这没问题,夜来(昨天)你说的这个钱,咱要下这个钱给你做什就是做什的钱。

韩孝平:行了行了赵书记。

韩晨军:外赵书记这个换了地的确权多会能确。

赵树恒:这我说给你暂先就不会确。

侯小三:这的等那省上了,现在不是咱定襄就能确了,这它都是一个过程了。

韩晨军:几个月啦是

赵树恒:我说给你如果赶上,比如说报的这个月能就能,比如暂先不抬。

韩孝平:不是还有咱这个旧确权证暂时不交回去。

赵树恒:哎,对

赵瑞云:咱就是就是那个旧确权证是我们俩的名字。

韩孝平:到是也有们(我)侄儿子的,这是们(我们)自己的事情。

赵树恒:你侄儿在呢,就你三个了,你三个没意见就行了。

侯小三:你要写谁的了,但你三个是伙的,有你侄儿的也有你的。

韩晨军:们(我们)自己知道。

侯小三:自己知道就行了,处的关系挺好。

韩孝平:咱这顶儿子。

赵瑞云:这就意思是到时候确权证下来了,咱再那个再。

韩孝平:换了就行。

赵树恒:你这个地现在调整了看咋了。

侯小三:省上下来抬动了给你们登记上,大队给你抬好。

赵瑞云:写下这个协议是镇里、乡里、县里头盖章。

赵树恒:一式三份,你一份,村一份,乡镇经营管理站一份。

赵瑞云:就是到时盖章乡里、村里、县上。

赵树恒:经营管理站,经营管理站它就是专门管这个土地流转了。

赵瑞云:专门管土地的这。

赵树恒:虎虎媳妇可精明了,问这个公正了,我问公证了国庆说有经营管理站了,有经营管理站。

韩孝平:不是外也能了,我专门问律师来,合理合法的,能摆到桌面上的,国家置换土地那就能公正,我问来。

韩晨军:全能公正。

赵树恒:知道,但是说今年土地的流转呢,置换了,经营管理站登记了,咱报了就行了。

赵瑞云:咱不清楚还设立的这个单位,经营管理站。

赵树恒:专门土地所,土地管理这个宅基地,经营管理站就是管理这个这。

赵瑞云:置换土地的。

赵树恒:对对对,土地流转了这些,承包。

赵瑞云:它也是属于土地局管了。

赵树恒:县、乡都有了。

侯小三:土地局再以后就归了乡镇了,大概是撤了。

赵树恒:暂先这不归咱了。

赵瑞云:意思是人家经营了同意置换。

侯小三:是不是咱城建也要撤了。

赵树恒:呀不是城建、药监、劳动市场经营。

侯小三:主要是这

赵瑞云:外咱就准备什哇们。

韩孝平:你看好了。

赵瑞云:准备我确认这个土地到底在哪儿

赵树恒:你要同意的话就叫他们打印出来,一式三份。

赵瑞云:有些字我看咋不清楚,你念一念让他们也听一听,就是有些字不真,我看不清。

赵树恒:土地承包经营置换协议书。

甲方:南关村委会,乙方是你:鉴于牧马河工程二期建设在即,涉及建设范围内所设承包土地均以按标准收处完备,只有一方韩孝平不愿出让该工程范围内的3.68亩承包地,给甲乙双方协商达成如下协议:

一甲方负责在大道附近调换与乙方承包地相等面积的承包土地,并置换乙方土地承包经营权,这说清楚了大道附近。

二乙方负责在2021年4月4日前将原地地内的土坟一座迁移到别处。

赵瑞云:2021年4月4日前挪不了。

侯小三:4号清明,前三后四你挪了就行了。

韩孝平:5号

赵瑞云:我准备咱这停担了我才挪了。

赵树恒:就是想我说你媳妇的、

侯小三:你挪坟前肯定什也办停担了。

赵树恒:因为清明节是挪坟的日子,平时也能,咱为啥一下等这个这呢,按它这个乡俗,对后辈儿孙,们(我)也不能因为这个工作估住你半路抬,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承包经营权置换后,甲负责按规定更换承包人姓名并完善登记相关事宜。

第四点:乙方不能擅自改变置换后承包地用途。意思是说你这块地不能给它种树,盖房,只能种玉米。

第五:乙方享有跟其农户同等的权利,就是这很简单。

实际上说给你就是一点,不要少了你的面积,按你的要求在大路附近,就是个这。

赵瑞云:这个大路附近,附近的地多了,我是说咱量了地,在路哪头至哪,南北东西多么长,咱也写到纸面了,到时候办确权证呀。

王海林(村委)肯定写了,不知道长和宽还能知道地。

赵树恒:这个咱就这样写量动了大体写上。

王海林:比如说20米长,多来宽有尺寸了,亩数就定了。

侯小三:给你量够亩数就行了。

王海林:短就是宽了,窄了就长了。

赵瑞云:量够了,到时候你们报上去办这个土地确权证了就要外了,

王海林:牙(人家)要了,要尺寸了。

赵树恒:当时土地确权为什么不由咱了,省里头派的全部卫星定位了,不会因为咱一户抬。

赵瑞云:外了就是我们拿土地确权证那会,外上头外是卫生定位的地呀。

韩孝平:要确权证就行了。

王海林:你也领下红本本了。

韩孝平:这不是我照下相了,照下相了。

赵树恒:你俩口子成了专家了。

韩孝平:咱这后半辈子,这是咱后半辈子的依靠了。

王海林:就是你也有了,我记的乔根分家没有,就乔根分家2亩地没有,人家都有了他没有,先不给确,后来寻采寻采公社说确了哇。

韩孝平:说起来了,地补们好几年也没有。

王海林:什?

赵瑞云:就是玉米补贴。

王海林:有了。

韩孝平:哪有了,好几年也没有。

韩晨军:信合卡里就没有。

侯小三:你没有领,不用在这说了,下去寻你海林。

赵瑞云:一直没领五六年了没领。

王海林:外有了哇

侯小三:在哪个卡上了,看哪个卡上了。

韩晨军:两个卡上没有,我叔叔卡上也没有。

王海林:卡上你是旧卡,换了新卡就没报的。

韩晨军:我到信用社来也没有。

韩孝平:我们俩都是卡。

韩晨军:信用卡。

王海林:你回家看看卡号多少就知道了,就和黄的家老婆一样,没有没有,我说你拿过卡来,一拿过来卡,她拿的不是那个卡,我说这就不是那个卡会取?

赵瑞云:好几年了就没有这个。

韩孝平:外了就这样吧,赵书记咱用不在这说了。

赵瑞云:外了做什哇,赶咱挪坟前把地量了。

赵树恒:现在现在叫海林哥派上车拉上你,地湿的进不去。

韩晨军:就是这个卡们,我和我叔叔一样样的。

韩孝平:我把这个卡登记了们。

王海林:登记上应该就这个卡们。

韩晨军:没钱

侯小三:看哪个卡上

王海林:是不是卡打错了。

赵树恒:你拿过手机来照上相,回去查查。

赵瑞云:这个卡上未几年就没有这个钱。

赵树恒:这个钱一家管一家的还。

侯小三:到哪谁也动不了,还在那放的了。

赵瑞云:在黄毛折子上的时候,后来就

韩孝平:不是黄毛的折子就是黄毛的卡。

韩晨军:我那个卡也没钱

韩孝平:最初是折子,后来就改了卡啦,最初是黄毛卡上,后来海林哥改到卡上了,这没问题。

侯小三:有时候卡能改错,不一样。

王海林:身份证不对也不行。

赵瑞云:他俩个都没有,好几年没领了。

侯小三:这个事和海林告诉。

赵瑞云:外了一直有了,外们咱们几年了没有领。

王海林:错了不怕,你改对卡了,我打到其他地方了还能打到卡上。

 

二、以下是赵树恒书记的录音内容(2021年4月4日下午)(录音备存):

韩孝平:赵书记咱多会办这个事情了

赵书恒:我宏道人,你南关人们,求也不但,我说给你,弟兄们的情份也没有了,给了我这求签眼,我咋抬了们。

韩孝平:外书记咱今就不办了,咱今办啦不啦。

赵书恒:虎虎,你还咋说,孙子听你的们,能啦不能。

韩孝平:书记,我是你兄弟们,咋了成了孙子了,你是政府的书记们。

赵书恒:你给了我这求签眼。

韩孝平:你喝上酒了,等你酒醒了咱再告诉哇。

赵书恒:一步一步的来。

韩孝平:外咱把这个事情就差签这个协议了,兄弟说我多会过去和你签协议了,你三说叫我虎爷了,我哪能能担的起们,你喝上酒啦们,我哪能和你说下个情由。

赵书恒:你和我签啦不们,夜来和你签你不和我签们。

韩孝平:我说今和你签了们,你又叫我虎爷了,我哪能能担的起。

赵书恒:你签啦不们。

韩孝平:签了们,后响(下午)签了我就挪坟了们,你又叫我虎爷了,好我的个书记了。

赵书恒:好我的个虎哥了。

韩孝平:哎呀,书记书记,你兄弟不对了,我给你跪下哇,你咋了们是。

赵书恒:麻求烦麻求烦,咱弟兄们抬就行了,你说咋抬就咋抬。

韩孝平:咱把这个协议签了就挪坟了,我和你汇报的清清楚楚了,们是个小农民了。

赵书恒:们夜来和你签,你不签,麻求烦,麻求烦。

韩孝平:外了你的意思是咱今也不用签哇。

赵书恒:求才不和你签了,今肯定签。

韩孝平:几点们,你看我行你们是。

赵书恒:你是个(耐求祸)

韩孝平:兄弟的不对啦

赵书恒:谁叫咱相好了,你过来,你过来,咱所有的东西都办了,我是个捏求。

韩孝平:书记书记,你兄弟的不对啦,我不应该真个,我是个小老百姓,我拿到钱才敢了,不见兔不撒鹰。

赵书恒:拿到了没有,你还咋了们,叫你个爷爷啦不能。

韩孝平:不能不能,赵书记赵书记,我是个小农民不能。

赵书恒:甚也是你的道理啦,们(求)也不是啦。

韩孝平:你兄弟不对啦,你兄弟不对啦,你兄弟对不起你,我给你跪下哇。

赵书恒:没事,虎的,咱挪坟哇,把那个事情办了。

韩孝平:我甚也没有,我协议也没有,我肯定不会挪坟,我还是先小人,后君子。

赵书恒:我可服气了你了,虎的,你厉害,我是个(孙子),我叫你爷爷了。

韩孝平:赵书记,你要真个了折死我哇,咱就一拍两散,甚也不用说了。

赵书恒:(剐你妈逼哇),不相好啦。

韩孝平:外你能还能把你兄弟放在一边达个了,外你又叫我爷爷,我是个孙子们是,我是个小农民们,你不停叫我爷爷,你还是个父母官了,咋说话了们是。

赵书恒:麻求烦,后响(下午)了咱到了公社,该签甚该办甚就底啦,我早就章也给你盖好了,就差你的大名了。

韩孝平:外了兄弟就听你的,听你的。

赵书恒:我给你都办好了,抬就底啦,我骂你哇,你还不听我了了。

韩孝平:没问题,没问题,好

赵书恒:你一会儿过来就行啦,我马上就到了单位上了。

韩孝平:行啦。

 

 三、霍培新说闹不过政府、闹不过政府?

    请问霍镇长,什么是闹不过政府?

    2021年3月23日 下午1点44分,霍培亲镇长微信聊天语言的内容(录音备存):

    霍培新:因为这个事情再抬了抬的大了,我和你说再厉害的人他也闹不过政府,真个是,现在不们(就是)想和你谈条件了,咋或是尽量照顾咱私下里悄悄的给你照顾照顾,但是你超范围的照顾不了的时候了,外你就是政府不可能因为你这一座坟,整个给你,再无章带海的给你,或者是就扔下这个路不修了,虎虎你考虑考虑这个了们,你老婆女人倒家她有时候喜不的(不懂),是呀不是?她就是喜的因为这个顶住这个这了的无章带海的能抬哈外不是上外概念,慧军过去那会能给你物些些(那么多),外是外社会,这社会了说给你哇,书记县长也不敢人你物些些(那么多)。这东西不闷你的来回考虑考虑这些事情了。

     2021年4月16日 晚上8点45分霍培亲镇长微信聊天语言内容(录音备存):

      霍培新:说球的,他一直也是说的村里头他们说的外是村里头机动地们,咋能成了侯广伟个人的地,他有什,是他个人的地拿出自己的本本来,外的有东西,有质吧(证据),不能说张三李四,王麻子都这个拿本本,都说是他的。

     侯广伟多会你说了个这,他说他有本本了,是咋地个情况。

 

 

免责声明:

    以上为来信全文刊登,内容未经完全核实,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只供参考之用。 本网站及其雇员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若在任何司法管辖地区供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任何人士时会违反该司法管辖地区的法律或条例的规定或会导致本网站或其第三方代理人受限于该司法管辖地区内的任何监管规定时,则该等信息不宜在该司法管辖地区供该等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该等任何人士。用户须自行保证不会受限于任何限制或禁止用户使用或分发本网站所提供信息的当地的规定。

    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责任编辑:百姓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Copyright ©法治纵横网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127585123 技术支持法治纵横网
Top